心和心理咨询网在线心理咨询平台,提供专业、完善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,包括心理咨询、心灵探索、心理咨询师课程培训、心理测试、亲子家庭、两性心理、情绪管理、职场心理、婚恋情感、心理健康、给您提供优质的心理咨询。

满足上面下面两张嘴 宝贝乖尿给我看 把尿

包裹好了我的腿,我们便计划着继续前行。由于有那船工的尸体,所以倒也没有想过退回去。三叔给了我和闷油瓶还有潘子一人一把□□,他则和大奎用折叠铲撑船。

船行进了一会,闷油瓶突然一摆手,让我们不要说话,指了指前面,在矿灯光打不到的洞穴深处,有一团绿色的磷光。三叔叹了口气:“积尸地到了!”

我自知因为我的出现,这一切都脱离了原有的轨迹,接下来会出现什么变故,还真是不知道。我警惕的观察着四周,拉开了枪拴,把枪举在了胸前,直指前方。

“小三爷,你别这样啊,我心里慎得慌。”安静多时之后,潘子首先开口了。我是坐在最后一个的,一举起枪就好像在瞄准前面的人。我知道潘子这是怕我拿着枪走了火弄死了他的三爷。

“走不了火。”我低低的回应了一声,“闭嘴,看前边,小心点。”

“喔。”潘子撞了一鼻子灰,点了点头也举起了抢,“那小三爷也小心。”

三叔和大奎撑船,潘子、我和闷油瓶端着枪,慢慢向那发着绿光的积尸地划过去。在矿灯微弱的发散光照射下,洞越来越大,那绿光越来越近,边上的闷油瓶冒了句洋文出来,然后听到潘子骂了声娘。

水道两边的浅滩上,全是绿幽幽的腐尸和尸蹩。我没有如他们一般去看那些尸体,依旧举着枪紧盯前方。没等三叔开口,我就先说话了:“别看了,看前面。”

我扬了扬下巴,示意他们去看前面的山壁,眯了眯眼:“有两具水晶棺,但其中一具里面没有尸体。”他们闻言看去,果然如此。

三叔倒吸一口冷气,“这具尸体到哪里去了?”

“难道是个粽子?”大奎问,“三爷,这地方不应该有粽子啊?”

这个时候,河道的方向一转,绕过了一堆尸骨后,大奎哇的大叫一声,吓得倒在船里。我猛的开了两枪,但是没用。说不害怕那是假,虽说已经很多年未被粽子吓到过了,但我看到明明该是背对着我们的白色羽衣女人她居然是面朝我们的!一头黑色的长发一直披到腰,同时也挡住了脸。

“停——停——”三叔擦了擦脑门上的汗,“大奎,把包里的黑驴蹄子拿过来!这恐怕是千年的大粽子了,拿那只1923年的蹄子,新的怕她不收。”

“三叔,他已经晕了。”我故作淡定的答道,立刻替枪换弹,但手稍微有些抖,换了半天才换上,“而且这未必是僵尸,三叔,你别去冒这个险。真糟糕……”

“妈的,下回我要还带他出来,活该我给粽子吃掉。”三叔咂了咂嘴,骂骂咧咧的抱怨道。

我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,刚刚驴蛋蛋也咬完我了,尸蹩也咬完我了,这回这只傀都对着我们了,充分说明了我受到一切非人类生物以及非生物的热爱。

妈的,要是老子来到这个世界早点,打死我也不把拓本的复印件给三叔!应该把那东西毁了,对,就应该把那拓本给毁了。啊呸,待小爷回去了,一定要把那大金牙撕巴啦!

我有点坐立不安,这船也实在是小了点,根本就施展不开!而且看那架势,那怪物极有可能扑过来,到时候要逃,往哪里逃?我回头看了一眼,我靠,路障没变,boss升级了!坑爹啊!

也许是因为进入尸洞后我的表现一直过于淡定,总是隐隐有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,所以这会潘子见三叔没了主意,竟然回头看向了我:“小三爷?”

“不知道。想办法出去。”我摇了摇头,死死盯着前方的东西。因为我开枪开得早,船离岸边还有一定距离就停了下来,中间还有好长的一段距离,那尸体走不过来,但难保它会不会扑过来,“我擦,真是该死,就不应该进这里……”我有些后悔,我是早就知道这里有怎样的危险的,但我承认我是因为自私,不想让三叔觉得我这个菜鸟太过老练,所以什么也都没说,由着他们进了这山洞。现在想来,真是大错特错。

但是这回形式不太妙,我见那尸体已经开始动了,虽说动作有些僵硬,但我总觉得它不会这么轻易地放过我们的。对,是直觉,准的可怕的直觉。我看了几个人一眼,大奎已经晕过去了,靠不住的东西。大潘和三叔虽说下斗经验都不少,但三叔毕竟老了,大潘还得护着三叔,绝对不能去也对付不了那东西。云彩现在吓得也够呛,没晕过去纯属好运,而闷油瓶二话不说已经护在了她的面前,叫他过去也不合适。

我已经没有精力再扮菜鸟了,叹了口气,三叔已经没辙了,大潘还等着我出主意,云彩更是什么都不懂,闷油瓶这个没组织没纪律的也必然什么都不说,看来只能由我上了。也不管三叔还在这里,立刻安排道:“潘子你去把那牛赶下去,三叔你去看看能不能把大奎叫醒,你们以最快的速度划出去。小哥你殿后,别忘了护着点云彩,小丫头新来驾到别折在了这里……啊呸……”

“小三爷,牛赶不下去!”这时潘子已经到了后面那船上,却见这牛果然不会下水,怎么赶也赶不下去。

我深吸了口气,闭了闭眼:“一刀捅死!”

潘子明显没想到我会这么回答,傻愣愣的‘哦’了一声没再说话,但也并没有真的如我所言捅死那牛。

“我去对付拿东西。”我掏出匕首,撑着船站了起来。但我显然低估了腿上的伤势程度,刚一站起来腿一吃力伤口就裂开了,绷带一下就红了。我‘嘶’了一声,却看到岸上的尸体明显的动了一下,动作已经灵活了很多,似乎是受到了某种巨大的吸引力一般,发出了‘吼’的一声嘶吼。

“小三爷,别逞强!”潘子的声音传来,随后有人伸手扶住了我的腰帮我勉强站稳。我刚想回头感谢一下潘子,却发现扶着我的是闷油瓶,一愣。

“我来,你回去。”他发觉我盯着他看,答道。

“我帮你吧。”我一说完这话就发现闷油瓶在看我的伤,仿佛带了些嫌弃。我反应了过来,靠,他居然在嫌弃小爷腿上有伤。于是恶狠狠地咬了咬牙,“好吧,你小心,别再自己伤了自己。”

我说完往后退了一步,而那尸体似乎不满意了,又叫了一声,扑了过来。

闷油瓶一见,右腿一发力跃了起来,一下就踢到了扑过来的尸体身上,然后与尸体一起掉到了水里。那尸体却似乎不愿放弃,即使在水里也要追上我们的船。他抽出黑金古刀一下刺穿了尸体的胸膛。

我没心思感叹这么快就解决了,因为我总感觉有一丝不太妙的感觉。事实证明,来到这个世界之后我的直觉总是提别准,因为下一秒,就有一阵‘咯咯咯’的声音传了出来,积尸地的尸蹩们迅速聚拢了过来。他们虽然好像十分顾忌我们的船并未游过来,但却迅速把闷油瓶围了个团团转。

“小哥小心!”我眼见那些尸蹩仿佛不再惧怕他的血了,一群一群的扑了上去,即使小哥武艺超群且持利器,却依然被咬得伤痕累累。

不多时,尸蹩们已经爬的闷油瓶满身都是,他自己也禁不住重量倒在了水中,瞬间水变得鲜红无比。我突然觉得,尸蹩们好像是要活生生的把他咬死,而饶是闷油瓶再厉害,也抵不住这攻击,立刻就想下水去把他揪出来。

“大侄子别去,你帮不上忙!”三叔拉住了我。

我仿佛听见了皮肉开裂的声音,我无比后悔。为什么,为什么会变成这样?难道是因为我的出现我的干预,必须要改变什么。而这改变,就是冒险才刚刚开始小哥就要死去?不,怎么可能,小哥那么强……我得去救他!

三叔见拽不住我了,对潘子使了个眼色。我只觉得脖颈处一痛,眼前一阵发黑。最后的一丝力气化作了悲切的哀嚎:“张起灵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