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和心理咨询网在线心理咨询平台,提供专业、完善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,包括心理咨询、心灵探索、心理咨询师课程培训、心理测试、亲子家庭、两性心理、情绪管理、职场心理、婚恋情感、心理健康、给您提供优质的心理咨询。

宝贝尿出来把尿羞耻:自己把屁股扒开,跪趴着-恒初生活

“哟,臭小子,你还想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立马挥了我一拳。



我也没生气,而是冷笑道:“秀花婶,这是你自己不信而已,不信我只能证明给你看咯。”



其实我对李秀花没多大感觉。



虽然李秀花在我们胡同院里头也算的上是一个美女,可浑身上下都带着一股骚味,很多人都传过李秀花还到新城区那边找个男妓,跟胡同院里头几个年轻人都有一腿。



所以一直以来我对李秀花不太感冒。



即便她的娇躯很诱人,看着也没太大感觉,我这么说也只不过是想要堵住李秀花的嘴。



而且李秀花是我们胡同院出名了高傲。



老公在电力公司上班,据说捞了不少油水,家里有几片闲钱,好像看谁都不得劲一样。



我看着她那样子,冷笑一声道:“秀花婶,你是不敢吧!”



“不敢。”秀花婶一听,立马挺了挺胸道:“臭小子,我还就不信你的话了,好,我今天就豁出去让你碰一把,但你要是不能让我叫成柳淑英那样,我饶不了你。”



“任凭处置。”我无所谓一笑。



自己一手催乳术加中医针灸,就算是一个性、冷淡只要被我一弄,照样让她浪叫不已。



更何况李秀花这个骚货。



我看只要碰一把,就会让她叫声连连,所以我根本不放心上,只是看着李秀花进房间那摇摆的肥臀,忽然涌起一股恶趣味道:“秀花婶,这我要是不能让你那么叫,我任凭你处置,我要是可以呢?你又怎么样呢?”



李秀花黛眉微微一皱:“你想怎么样。”



“让我睡一下。”我直接脱口而出。



“臭小子,你就是想要占我便宜是不。”李秀花瞪起眼睛喝道,扬手就要打我。



我连忙往后一躲:“秀花婶,你这是不敢吗?”



李秀花因为高傲,就是受不了人刺激,一听我的话,哼了一声道:“赌就赌,有什么不敢呢?”



我笑了笑,让李秀花往床上躺。



她可没淑英婶那害羞,直接往床上一躺,挺起胸。



我也不客气,上去连衣服都不脱,直接碰上她的那处,微微一用力,李秀花全身就不由一颤,有些惊恐的看了看我。



我看到她的神情,冷笑道:“怎么有感觉了吗?”



李秀花没说话,而是皱起了眉头,还强壮着淡定。



我看了看就开始用力了一些,啊……



李秀花终于忍不住发出一道畅快的叫声,我得意的笑了笑:“怎么样,现在相信我刚才就是为淑英婶检查胸了吧!”



“嗯,相信,相信。”李秀发娇喘着点了点头,有些害怕的从床上跳了下来,跟着慌乱的跑开了,我一阵郁闷,怎么这就跑了呢?



当然跑了就跑了,刚才跟李秀花说那些话,也就只不过刺激刺激李秀花而已,对她没太大的欲望,上不上无所谓。



让我留恋的还是淑英婶,还有玲姐。



可想到玲姐现在老公回来了,挺郁闷的,那自己是不是跟泠姐再也没机会了。



巧不巧,我还没出胡同院,玲姐就给我打来电话,说要请我吃饭。



一下又让我激动了起来。



只是到了之后,我才发现不是玲姐要请我吃饭,而是玲姐老公。



玲姐老公见到我挺热情的。



毕竟我是玲姐的邻居,彼此都认识。



他来就是感谢我,帮着铃姐催乳,一个劲的跟我道谢,敬酒,弄到我都怪不好意思的。



当然一起吃饭,我更关注的是玲姐。



只是玲姐一看到我,就不由的避开我的目光,让我莫名的失落,啪嗒…就这会我的筷子掉到了地上,我低头去捡,抬头那一刻赫然见到玲姐那一双美白大腿。



依稀之间我甚至看到了铃姐那裙子里头的风光。



“老弟,怎么捡个筷子这么久呀,要不就换一个吧!”玲姐老公说了一句。



我慌忙从桌子底下上来,瞄了玲姐一眼。



玲姐看到我的目光,俏脸当即浮起一道红晕,她妖媚的样子实在太诱人了,我心中不由一阵慌乱起来,顺着桌子底下就往铃姐那腿上碰去,玲姐浑身骤然一颤。



啊……



喊了一声。



玲姐老公正在倒酒,听到玲姐的叫声,抬头问道:“怎么了。”



“没…没事,被蚊子咬了一口。”玲姐苦涩笑了笑。



见玲姐主动为我打掩护,我抚碰着玲姐美腿更加卖力了,甚至钻进了裙里头,玲姐一张俏脸微红,带着哀求的眼神看了看我。



她越是如此,我越是激动,不断的碰着她大腿。



就这会玲姐老公电话响了,看着我笑了笑:“老弟,我去接个人,你等一会呀!”



我现在巴不得他走,点了点头道:“嗯,没事,姐夫你先忙。”



他走了,我看着玲姐瞪着我,我倒是有些怕。



“你怎么这么大胆呀!”玲姐哼了一声,直接伸手拧我的耳朵。



疼的我哇叫了一声,求饶道:“玲姐,疼…疼。”



见我真疼,玲姐就松开了手,哼了一声道:“让你乱动。”



我碰了碰耳朵,一脸苦涩的笑着。



玲姐见我这样,黛眉微微一皱:“怎么了,六子,真弄痛你了。”说着,玲姐凑过来,碰了碰我耳朵,一脸的心疼。



看着她这样,心里一阵感动,一个冲动直接伸手把她搂紧怀里。



啊……



玲姐吓的叫了一声,拍了拍我的手道:“快放开我,你干嘛呢?待会我老公就回来了,看到了不好。”



“玲姐,你老公要没看到就可以吗?”我抱着玲姐,贴在她耳边吹了吹气道。



玲姐的娇躯立马一颤,带着粗重喘气声道:“没…没有,六子,上次我们已经犯错了,我们不能在犯错了。”



“可我忘不了你。”我贴着玲姐道。



玲姐娇躯又是一颤,身子慢慢瘫软在了我怀里头,显然是心动了,我直接吻上了玲姐的香唇。



刚吻上,外面就传来脚步声,我慌忙放开玲姐。



玲姐也坐回了自己位置上。



她老公回来了,还带了一个女的。



我看了看那女的,职业性的看了看她的胸,好大。



玲姐老公带着她进来道:“老弟,给你介绍个人,这是我同事的媳妇,刚生完孩子不久,没奶水,我就想你看看帮忙着催乳催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