心和心理咨询网在线心理咨询平台,提供专业、完善的心理健康咨询服务,包括心理咨询、心灵探索、心理咨询师课程培训、心理测试、亲子家庭、两性心理、情绪管理、职场心理、婚恋情感、心理健康、给您提供优质的心理咨询。

他技术很好慢慢的深入,地铁上被后面搞进去了啊,从她身后激烈的运动起来

幸ちゃん努力地想缓和紧张的气氛,主动的搭讪、挑逗,居然像一片枯叶飘落向深渊,变得无声无息。她的面子上挂不住了,就经常在自己男人出现的时候有意的接触别的男人,故意大声地喧哗,发出银铃般的笑声。让人觉得很饮荡!幸ちゃん的男人目中无物的喝完杯中酒,一声不响地就离开了。幸ちゃん痛苦的扭曲着胖胖的圆脸望着他的背影,眼睛里充满了泪水。酒吧里的客人们也都看在眼里,有人已经开始大胆地挑逗幸ちゃん了,猥琐的男人是绝对不会放弃这种大好机会的。

听说服装厂的老板得手了。这个秃顶的老东西年轻时就围着幸ちゃん献殷勤,追了十几年了。有人暴料:在情人旅馆见到过他们。幸ちゃん变得更加华丽起来,出手变得更加大方。服装厂老板夫妇听说正在闹离婚,因财产分割问题打得不亦乐乎。原本平静安祥的社区变得危言四起,生活的不安定使男男女女过多的依赖酒精,酒吧变得比往年热闹的多----但是我知道这种繁荣有多么脆弱,客人增加了、营业时间延长了,收入却在减少。人们都开始捂紧自己的钱袋,在精打细算中忧虑着将来的日子。幸ちゃん却不然,她变本加利地放纵,有时会在三五个男人怀里打滚,任意的挥霍着男人奉献的钱财。她几乎成了酒吧里的财神。幸ちゃん的男人已经许久没有露面了,在初夏的雨点敲打上玻璃窗的夜晚,有人神秘的对我说:

“老板,有日子没有见到幸ちゃん了吧?”

他凑到我的耳边悄悄地告诉我:

“那个白胖的女人死了男人,听人说是自杀的。”

我着实是吓了一大跳!

幸ちゃん几乎成了酒吧里谈论的女主角,有关她的消息不断地更新。

服装厂的老板没有等到离婚就在夜间卷款逃跑了,债权人当着上百名目瞪口呆的员工把值点钱的机器全都扔上了车。工人们的工资也都泡汤了----虽然每个人都拿到了失业保险,可这钱怎么看也不如工资顺眼。有人自我解嘲的调侃,就知足吧,拿到手里都是钱。你看幸ちゃん那胖娘们儿多可怜,被玩得都没有男人了,日子还不是得一样过。我听得心里一阵阵的发凉!

在一个闷热的夏日里忙了一天的我终于送走了最后一名客人,看时间已经是凌晨了。老顾客在这里开了个送别会,一直闹到了凌晨。打发代行将最后一名酩酊大醉的客人送回家以后,我坐在酒吧里,为自己倒上一杯白兰地加上满杯的冰块,闭店后的白兰地已是我的最爱,过去我是喝威士忌的,不知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改喝了白兰地。我想应该是从认识幸ちゃん那一天吧?

店门悄然无声的开了,我呆呆地望着酒杯里映照出的熟悉身影。幸ちゃん走了进来。

“可以吗?”她的嗓音有些沙哑,充满了疲惫。我的心不由的一紧,痛彻肺腑。我知道这毫无心肝的胖女人其实一直牵扯着我的思绪,我挂念她、心疼她。

“------”

“我只是路过,灯亮着就进来看看。”

我没有回头,更不想吱声。酒吧里的挂钟嘀哒嘀哒的震动着我的耳鼓,冷风机也在嘶嘶的狂嚎,可我清晰的听得见她在一步步向我走来。一只手搭到了我的肩上,我嗅到了一股浓浓的啤酒的臭味,幸ちゃん的身体紧紧的贴到了我的后背,可以感觉到她激烈的喘息和灼热的体温,随着一阵晕眩幸ちゃん双手环绕着我的脖颈跌坐在我的腿上。还没有等我喘上一口气,她腥红的嘴唇就在我的脸上印上了无数个圆圆的印迹……

天亮了,阳光晃得我眼前红彤彤一片。我懒得睁开疲惫的双眼,顺手摸起了茶壶就是一顿牛饮。我终于坐了起来,惊诧的看见镜子里的自己。一个赤身露体的家伙全身印满了圆圆的印迹,像只丑陋的梅花鹿。我的睡衣竟然不见了……

幸ちゃん从小城消失了!

所有的朋友都说她自杀了,也许就葬身于附近的大山里。人们议论起她来仍津津乐道,持续了半年之久。男人们都巴哒着嘴说:真是个性.感的女人,可惜性.格暴戾,无法上手。有点儿费银子!甚至有人追问我:

“那女人一定和你有一腿吧?嘿嘿、嘿嘿,她可曾经是酒吧的财神呐!”

我苦笑------

一年后的夏日我去意大利谈笔生意,回来后特意绕道法国参观了卢浮宫,这也是我经常要光顾的地方。在顶楼餐厅里休息的时候我撞见了幸ちゃん,完全是位贵妇的装扮,而挽着她手臂的人竟然是夜间卷款潜逃的制衣公司老板,我低下头扔掉刚刚上桌的法国料理匆匆地离开了,因为我不知道应该跟她说什么------

我,离开了法国。